? 第六百九十二章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官路红颜 开元棋牌老是输_开元棋牌后台操控_开元棋牌黑客网

官路红颜

第六百九十二章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第六百九十二章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2017-11-9 14:37:15Ctrl+D 收藏本站

????周济清在对严练说要他自保并说“这一场战役会以我们这一阵营的全线溃败而告终”这些话时,他的意思其实是非常明显的:鹿书记这个人太厉害了,开始时他一直不声不响地任你们闹腾,好像根本没有察觉你们的意图似的,但实际上,他却一直在那里悄无声息地排兵布阵分割包围,将你们一个个圈进他的刀山剑阵之中,等到你发觉他开始要对你发动进攻时,他手里的大砍刀已经高悬在你的头顶,只要他把手一挥,一招就能把你置于死地,到了这时候,你就成了砧板上的鱼肉,只有任他宰割的份……

????所以,周济清相信:鹿书记现在肯定也已经掌握了谢宏达汪海等人的某些见不得光的**,肯定也在他们的头上悬起了几把大砍刀,只不过,谢宏达汪海等人现在暂时还没有察觉鹿书记的举动,还不知道自己头顶上已经悬起了几把锋利无比的大刀……

????一想到这一点,周济清就觉得自己后背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同时也不得不佩服鹿书记的手腕和权术:像这种通过抓住下属的弱点捏住下属的短处来掌控他们的手腕,虽然看似简单,也确实经常被很多领导者所用,但是,真正要把这种常用的手腕得心应手地使用起来,却要有几个要素:第一,你要能够分析出每个下属的弱点,并有能力挖掘刺探到下属的各种**,并且能够掌握确凿的证据,这一点,就要求这个领导者必须有很强的洞察力,也必须要有一帮得力的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下属为自己去刺探掌握其他下属的各种涉及违纪违法的证据,而对鹿书记来说,李润基可能就是这样一个忠心耿耿的帮手和下属。

????第二,你光是掌握了下属的**和违纪违法的证据还不行,还必须要有广泛的人脉关系,尤其是要在上层有非常强大的靠山和后台,只有这样,你才有能力利用那些下属的弱点和错误,动用你的上层关系将下属整垮或者是整死,否则,即使你掌握了下属的违法违纪证据,但如果上面不买你的帐,或者是你的下属的后台比你强大,可以轻易地将他保护起来不受到查处,你掌握了下属的证据也是白搭,下属们也不会害怕你,而在这一点上,鹿书记可以说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他的后台和靠山就是现在的中央一号首长,他要是想整谁,只要掌握了扎实的证据,再加上中央一号首长撑腰,谁还敢去保那个他想整垮的人。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这个做领导的,自己必须在人品道德廉政等方面过得了关,所谓“打铁还需自身硬”,就是这个道理,如果你自己本身就是个道德败坏品质低劣贪得无厌的**分子,你要想去攥住下属的短处,很可能反而被下属把你的尾巴攥住了,你想整下属,下属肯定也想整你,如果你自己一屁股屎,不仅不会有人服你,而且你也无法通过抓住下属的短处来掌控他们,而鹿书记,在这一方面是做得非常好的,为政清廉自守,为人谦和低调,无任何不良嗜好,在他周围的人,几乎挑不出他的任何缺点。

????也正是这一点,让他周围的人,包括周济清汪海谢宏达等人,都不得不佩服他,也不得不敬畏他,所谓“公生明,廉生威”,在鹿书记身上是体现得很突出的……

????一想到这里,周济清不由得无可奈何地摇头叹气,在电话里最后嘱咐严练说:“严练,我知道你现在对我的那个命令还有点难以理解难以接受,我也无法多和你解释什么,最后我送你一句《鸿门宴》里面的经典的话吧:‘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这句话是樊哙劝刘邦早点逃命时所说的,你自己细细体会这句话去吧。”

????说到这里,他便不再啰嗦,“啪”地一声挂断了严练的电话。

????严练听到他最后那句充满苍凉和无奈情绪的话,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周书记的这话,意思在明显不过了,他现在已经被鹿书记彻底击垮,完全退出了现在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的权力战争,而且,从他那深深的叹息声中,他感觉到:周书记现在已经是穷途末路,很可能是被鹿书记和李书记捏住了他的要害和七寸,再也无力与他们抗争,而且,现在他的前途和命运,很可能不再掌握在他自己的手里,而是操控在鹿书记手上,故此,刚刚他才会发出那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无奈的感慨……

????一想起这种处境,严练心里顿时涌起一股绝望至极的情绪:按他自己的意思,他是想一直追随周济清到底的,因为他知道,周济清在中央关系不错,而且他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还有往上升的可能,自己只要死死地追随他,帮助他整垮了李润基,挤走了鹿书记,到时候,天江省就是周济清等人的天下,而自己也总有一天会跟着他们上位。

????但是,他万万没有料到:在周济清等人与鹿书记李书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双方还只刚刚正面交锋,周济清就首先被鹿书记击溃,而且好像还被击中了要害,到现在居然没有了还手之力,只能哀叹“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一点,令严练心里一下子产生了巨大的恐慌感,觉得自己本来光辉灿烂的前景,忽然一下子黯淡了下来,几乎看不到任何希望了。

????不过,严练也并不是个呆板角色,在短暂的绝望情绪过后,他忽然想起了此刻还在501房间软禁着的叶鸣,心里忽然又涌起了另一个巨大的希望:从种种情况来看,这个新冷县地税局的年轻干部,与省委书记鹿知遥省纪委书记李润基,好像有莫大的牵连和干系,这次省委高层的权力斗争,从种种迹象来判断,好像都是围绕着叶鸣的罪与非罪在争论在斗争,周济清他们那一边,是一定要置叶鸣于死地而后快;而鹿书记那一边,却在竭尽全力想方设法要给叶鸣洗脱罪名,那么,如果自己此刻利用专案组组长的身份,转而去关照靠拢叶鸣,是不是自己还可能会有一线生机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