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陈远乔的遗书-官路红颜 开元棋牌老是输_开元棋牌后台操控_开元棋牌黑客网

官路红颜

第七章 陈远乔的遗书

第七章 陈远乔的遗书2017-11-9 14:49:24Ctrl+D 收藏本站

????当叶鸣到达金桥大酒店的时候,已经感到走投无路的陈远乔,此时正在董事长办公室写遗书。

????昨天晚上,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与龚志超通了电话,询问他什么时候能够把罗绍明侵吞金桥集团的两个亿的资金找回来,但龚志超告诉他:这个罗绍明非常顽固非常死硬,他们抓住他之后,怎么打他他都不屈服,也不愿意吐出他侵吞的钱来,目前,他已经给罗绍明下了最后通牒:如果在三天内不将他侵吞的两个亿吐出来,就会让他以命抵偿。

????在听到这个最后通牒后,罗绍明才有了一丝丝害怕的意思,语气间好像也有了一点松动,但是,三天后能不能让他吐出这笔钱,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

????在听到龚志超的汇报后,陈远乔心里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因为他很清楚,罗绍明是个贪得无厌为了钱可以不要命的狠角色,即使三天后他答应转钱出来,肯定也不会将两个亿全部吐出来,最多拿出一部分钱出来保命,而龚志超他们如果真的对他怎么样,公安机关又会介入进来,到时候,不仅钱拿不回,本来还没有撤销通缉的龚志超等人,可能还会因此被捕。

????最主要的是,刚刚那些闹事的人已经下了最后通牒:如果在明天中午之前,金桥集团没有支付他们全部或者大部分集资款和利息,他们就会防火焚楼,还有人扬言要从金桥大酒店顶楼跳楼自杀,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肯定会引发轩然大波,到时候,金桥集团就会成为全国舆论的焦点,公司非法集资的内幕也会随之曝光,而自己这个董事长,肯定会被司法机关以涉嫌“非法集资罪”逮捕判刑。

????与此同时,一旦金桥集团非法集资的问题曝光,肯定还会带出原来佘楚明为金桥集团非法批地违规建设违规贷款等问题,到时候,金桥集团所有的问题都会牵连出来,最后的结果肯定是自己和佘楚明坐牢,金桥集团所有资产被没收,自己的这个家庭家破人亡……

????一想到这种可怕的后果,陈远乔就觉得不寒而栗万念俱灰,尤其是想到自己明天就要面对那些疯狂的讨债人的冲击和辱骂,他就觉得自己再也难以忍受了,萌生了一了百了的念头。

????于是,他便开始将自己关到董事长办公室,整天整天地枯坐着,思考这封遗书该怎么写,自己的后事该怎么安排。

????其实,他的后事也不多,最让他牵挂的就是自己的宝贝女儿陈梦琪,至于老婆,在佘楚明出事后,他就立即安排人,强行将她送到飞机场,并在自己两个从澳大利亚回来看望他的外甥的陪同下,将她送到澳大利亚去了,,他的妹妹陈丽乔现在定居在澳大利亚的墨尔本,早就希望他们一家也移民过去了,但陈远乔舍不得这边的事业,总想着将金桥集团做成国际化的大公司,没想到现在却到了这步田地。

????陈梦琪的母亲走时,陈远乔两口子都反复劝说陈梦琪跟随母亲一起走,到澳大利亚以后就不要再回来,但是,陈梦琪却不想让父亲一个人在这边支撑,也担心父亲会有什么不测,此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她舍不得叶鸣,虽然她知道自己与叶鸣已经没有什么未来了,但是,如果自己还在天江,还可以经常与叶鸣见见面,一旦自己离开天江去澳大利亚,那就意味着很可能与叶鸣永别了,而这一点,是她最难以忍受和接受的。

????所以,在最后,陈远乔两口子拗不过陈梦琪,只好让她继续留在天江……

????现在,当陈远乔准备写遗书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这个患有抑郁症从来没有经历过磨难的宝贝女儿,他现在最担心的,是陈梦琪在自己走后,难以承受打击,从而一病不起或者是跟随自己走绝路,而要想避免这种结局,只有一个人可以做到,这个人就是叶鸣,只要有叶鸣陪伴在陈梦琪身边,她就可能会稍稍坚强一些,也可能会挺过难关,但是,如果没有叶鸣,估计她在自己死后,肯定也会走上绝路。

????因此,陈远乔在遗书中,首先就恳求叶鸣,请他好好照顾一下陈梦琪,至少在自己走后的几个月内,要将她安排在他的身边照看她安慰她,不让她走绝路,不让她抑郁而亡,如果叶鸣能够这样做,能够挽救自己的女儿,他在九泉之下也会保佑叶鸣祝福叶鸣的……

????接下来,他又在遗书中反复叮嘱女儿:在自己走后,一定不能自杀,一定要坚强起来,好好调整自己的情绪,在叶鸣的帮助下,早日走出阴霾,开始新的生活,如果条件许可,就到澳大利亚去找母亲,或者请姑姑帮忙,移民到澳大利亚去……

????在遗书的最后,他恳求政府:自己在省城开发房地产期间,虽然做了很多违规违法的事情,也确实赚了一些昧心钱,但是,金桥集团的绝大部分钱财,还是通过合法途径赚来的,所以,希望政府不要搞一刀切,金桥集团现在的资产,在除掉负债之后,应该还是能够剩下几个亿的,所以,希望政府在做出罚没决定时,考虑到金桥集团曾经给政府财政税收和安排劳动就业等方面所做的贡献,考虑到金桥集团还有很多正当合法生意,给自己的妻子和女儿留出一定的资产,让她们以后衣食无忧……

????在遗书写好后,陈远乔虚弱地抬起头,抬腕看了一下手表,此时是下午五点四十分。

????然后,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金桥集团的专用信封,将那封遗书折好放进信封里,又将它端端正正地摆到了办公桌上。

????在将这些事做好之后,他从老板椅上站起来,摇摇晃晃地来到那扇很大的落地窗户前面,伸手拉开窗户上的蓝色玻璃,然后将头探出去,留恋地看了一眼楼下熙熙攘攘的人流和川流不息的车流,又抬头看了一眼远处华灯初上的省城黄昏景色,忍不住叹息一声,眼泪忽然如泉水般顺着他苍白消瘦的脸颊流淌下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