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六十二章 两位局长的疑问-官路红颜 开元棋牌老是输_开元棋牌后台操控_开元棋牌黑客网

官路红颜

第五百六十二章 两位局长的疑问

第五百六十二章 两位局长的疑问2017-11-9 14:34:18Ctrl+D 收藏本站

????叶鸣此时已从极端懊恼极端愤恨的状态中渐渐冷静下来,在听完徐飞邹文明的话以后,他抬起头来,倔强地说:“徐局长邹局长,我承认,从某些方面来说,我在与陈怡姐相恋这件事情上,是犯了所谓的错误,也给两位领导带了了困扰和麻烦,但是,不管李智怎么污蔑我和陈怡姐,不管他在举报信里面讲得如何冠冕堂皇,我还是要为我与陈怡姐的事情,向两位领导分辩一下,

????“首先,我与陈怡姐是两情相悦,并不存在谁勾搭谁的问题,我与她相恋,是以结婚为目的的,并不是偷情,所以,我认为我这种行为,并没有违反有关作风建设方面的纪律,我与陈怡姐在一起,就是一种正当的恋爱关系,

????“其次,我现在并没有结婚,是一个单身男青年,我有权利追求我喜欢的女人,而且,陈怡姐虽然与李智是夫妻关系,但是,李智自己也承认:他与陈怡姐早已经分居,虽然他诬赖我说他们夫妻分居是我造成的,但实际的情况是:早在两三年前,他与陈怡姐就处于实际的分居状态,两个人的婚姻关系也早已名存实亡,我与陈怡姐走到一起,是在他们夫妻关系破裂之后,所以,我认为我也并不存在什么破坏他们家庭和婚姻的问题,说得直白一点:他们那个家庭,其实早就已经破裂了,根本就轮不到我去破坏,

????“第三,这几年来,李智常年在外面带女人,而且,他平时很少回家与陈怡姐住在一起,而是住在桃花坳的一套别墅里,同时与多个女人姘居,而陈怡姐却一直忍辱负重,一个人生活着,对她来说,有家与没家一个样,对此,李智不仅没有一丝愧疚,反倒多次在外面招摇吹嘘,毫不顾忌自己妻子的感受,现在,当陈怡姐开始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幸福的时候,他却跳起来指手画脚,站在道德的立场去指责她抨击她,他这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行径,我认为是非常卑劣非常无耻的,总而言之一句话:他没有资格以道德的名义去指责陈怡姐,更没有资格说什么陈怡姐给他带来了耻辱,如果要说耻辱,那他这几年的所作所为给陈怡姐带来的耻辱,要远甚于陈怡姐给他带来的所谓耻辱,

????“第四,两位领导应该很清楚:李博堂李智之所以要在此时发难,向上级机关举报我,纯粹是因为我在三月份没有批准他们振兴钢铁厂的减免所得税申请,是一种**裸的报复行为,所以,我希望纪检监察部门查明真实情况,给我公正处理。”

????邹文明在听他分辩时,皱着眉头不住地摇头,满脸都是大不以为然的表情,,他是一个比较古板在作风方面一丝不苟的人,尤其在生活作风方面,对自己和对别人要求都很严,

????对于叶鸣与陈怡的关系,他虽然早就有所怀疑,但是,碍于当事人是叶鸣,他一直不好拉下脸面去戳穿或是批评他,,要是换做别的干部,他早就找两个当事人谈话,甚至给他们纪律处分了,

????此刻,在听完叶鸣的分辩后,他终于忍耐不住了,板着脸批评说:“小叶,关于你和陈怡的事情,我其实早就想找你谈话了,你刚刚洋洋洋洒洒说了一大通,中心意思是你与陈怡是真心相爱两情相悦,不应该受到处理和谴责,对不对,但是,你想过没有:不管你怎么分辩,陈怡现在都是一个有夫之妇,是一个有家庭有老公的已婚女人,在她与李智离婚之前,你与她发生这种关系,就是典型的婚外情,就是不道德的行为,李智要指责你破坏他的家庭,也是理所当然的,而且,你也不能因为李智自己有过错,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去与陈怡发生关系,,说一千道一万,你们这种关系还是不道德不被大家认可的,对不对,

????“至于你说李智和李博堂现在举报你,是一种报复行为,我也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有一句话叫做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如果行得正坐得稳,没有与陈怡发生这种事情,他拿什么来报复你,关键的问题,还是你自身确实存在问题嘛,所以,你现在要端正心态,不要老是想要为你与陈怡辩解,而要思考怎么来渡过现在这个难关,徐局长一大清早就从市局赶过来,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因为关心你,为你担忧为你着急吗。”

????徐飞见叶鸣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生怕他自尊心受伤,忙对邹文明摆摆手,示意他别再说下去了,然后,他便以比较温和的语气问道:“小叶,我问你:你是练过武功的人,反应一向很机敏,为什么这次被人跟踪了这么久,还被拍了这么多照片,却一点都没有察觉,还有,你难道对李博堂父子就一直没有防范过吗,你应该想得到:李博堂父子可能会来跟踪监视你们呀。”

????叶鸣有点沮丧地说:“徐局长,这一点我其实早就想到了,也有所防范,平时,我一般是不去陈怡姐那边的,只是,因为她现在怀孕了,一个人住在一套公寓里,有时候难免会害怕,会不方便,所以,我一般是隔几天,就在晚上十点左右去她那里陪她一下,凌晨五点多就回来了,我以为我这样小心,应该是没事的,

????“但是,我没想到:这一次李博堂所找的调查人员,非常狡猾非常专业,这个调查的人,昨晚已经被新冷县公安局抓获了,据他交代:他是在八仙桥陈怡所住的公寓的几个隐蔽之处,安装了针孔摄像头,一天二十四小时监控陈怡那个单元的楼道电梯口房间门口,他们根本就不需要派人跟踪我,所以我就一直没有察觉。”

????徐飞恍然大悟般“哦”了一声,有低下头沉思片刻,然后抬起头来,眼睛盯着叶鸣,再次盘问道:“小叶,我还有一个疑问:你既然已经知道李博堂和李智很可能会来监视你与陈怡,也可能会向上级举报你,那么,在陈怡怀孕之后,你为什么不让她请假,远走高飞躲起来,那样的话,李博堂父子就不可能发现她怀孕,也抓不到你与陈怡有暧昧关系的证据,不是所有的麻烦都省了吗,何至于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